lol商城打不开奶奶、老屋和牛-蜗行有痕

作者:admin 2019-04-27 07:20:41 标签:
奶奶、老屋和牛-蜗行有痕

本文发表于《初中生 锐作文》
奶奶、老屋和牛
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李达中学162班 吴题
我半岁回奶奶家,在奶奶家长到五岁。
奶奶家有个老屋,好老好老。在我印象里,奶奶家的老屋是用木头做的,地板是天然的石头,堂屋和天井中间还有一条水沟,里面长满了杂草西川的诗。蕾妮斯梅老屋虽老名副其实造句,但很结实,现在还屹立在萋萋荒草里,只是不再是我的天堂,而是小动物们的天下。
家里包我在内堂兄妹有四个,奶奶最疼我。
我还只一两岁时,需要人管着,奶奶又要干活,就把我捆在背上。等我大一些了,就跟着哥哥姐姐到处跑啊跑,从这家跑到那家。
那时,我们的乐趣很多。记忆最深的,就是到“娇娇姑姑”家玩。娇娇姑姑家离我们家不远,她的爸爸与我们家不知有什么关系,总之我们总是去她家玩。那时候她家有一个睡篮,绿色的网,可以躺着上面荡。我们就天天跑到她家去,争着抢着荡。娇娇姑姑的房间对我们也有很大吸引力。纸编的笔筒,沙漏,弹珠......都能引起我们的好奇。有时候我们可以在她家玩上一整天,奶奶叫都叫不回。
可是现在过年回奶奶家,即使妹妹缠着我去,却总不想去了。怎么了呢?
而那时老屋的春节,是最美好的春节。妈妈过年回来,总会带烟花回来玩。我们都希望快快天黑,这样我们就可以放“冲天炮”了。鞭炮冲上云霄时的响声,使我们惊叹欢呼。
老屋里有一头牛,与我同岁。妈妈说,我三个月时回奶奶家,刚好碰上牛儿出生,“你正缺奶水喝,你那憨货姑姑说,果果有新鲜牛奶喝啦!真是笑死人!”那是一头母牛,我还在地上爬的时候就生小牛了,然后每年都生,爷爷奶奶很宝贝它龙百川,夏天想尽办法给它赶蚊子李伯荣。这头牛最让我喜欢的就是它的眼睛林淑蓉,好大好大,好亮好亮,睫毛也很长。我常想要是我也有一双这样的眼睛就好了。
奶奶每天都要给牛煮臊水,下午要放牛出去吃草,我常常跟着去。放牛的时光,是很有趣的。放牛大多是在田边放,田里有很多小青蛙。我就找青蛙,发现了就跟着青蛙跑,趴在地上抓,可总是失败,有时还要啃一嘴泥。我就郁闷地去找奶奶:“奶奶,我怎么总是抓不到啊?”奶奶笑我:“蠢崽,奶奶帮你抓。”奶奶就哎呦一声起身,找到目标,猛的用手一扑,就抓住了。“奶奶,你怎么这么狠啊!”我都看呆了。奶奶用一根稻草把青蛙腿绑了起来,给我拿着,我就小心翼翼地拿着,饶有兴趣地观察它,能看一个下午。
夏天,蚊子多,牛的肚子上就叮满了蚊子,我和奶奶就用手去拍。拍完之后还用鼻子嗅嗅手,一股臭臭的味道。
夏天热,我和奶奶就睡在地上。“好热啊!”我说。“就是的,奶奶帮你扇风哈。”奶奶拿出蒲扇,慢慢地扇,我在清风中香香地睡着了......
夏天是奶奶最忙的时候。既要收割,也要插秧,爷爷奶奶就一天到晚在外面。通常奶奶早上五点多起来琳哒是我,和爷爷带上扁担、竹篮、一大瓶类似可乐的东西(有时是糖水)就出门了,要等到晚上八点多才能回来。有时我在家太无聊了,就跑去田里找奶奶。
“奶奶!”我边跑便喊。“果崽,你哪么来咯啦,好热的。”奶奶停下手中的活,站起来喊。“没那么热!”我喘粗气。奶奶笑,又开始插秧。我在田埂上坐着,往田里抓泥巴玩。看着奶奶插秧,我也好想插,田里又有水又有泥巴,又凉快有好玩。“奶奶,我也想插。”我对奶奶说。“蠢崽,不插,好苦的素颜繁花梦。”我奇怪,这有什么苦的沈漫雨?直到长大,我才明白。
有一段时间是割谷子的。我也跟着去。那地方离家比较远,走之前奶奶问我:“蛮热的岳小钗,你不怕?”“不怕!”我毫不犹豫地说秋山奈奈。“嘿嘿,我们果崽......”奶奶总是这么说天龙任逍遥。
到了田里,奶奶开始割了。我也拿了一把镰刀,帮奶奶割安然无恙造句。“不割到手!”奶奶提醒我。“欧嘞!”我自信地应着。可是没过多久,我就割到手了。想到刚刚说的话,我没跟奶奶说,继续割。我很奇怪——为什么爷爷奶奶们割得这么快,刷刷刷就割下来了,我怎么还要磨这么久呀?我去问爷爷。“公公,你们那么割得那么快?”“有方法的吧。”爷爷回答。我观察爷爷的动作,模仿了一下,嘿,还真快了不少姜雨晨!我心中不免生出一股成就感。
回到家,奶奶又要晒谷子。我也要去。“蛮痒的!”我还是去了。把谷子倒在地上,用类似猪八戒的武器的东西摊开,好像挺简单。可是过了一会儿,我就发痒了颜学丽。把脚冲了好几次,还是痒。早知道就听奶奶的话好了,我想。
老屋实在太老了。不知是在几岁的时候快青8cj,我们家要建新房子了。爷爷每天都去干活,每到中午,奶奶就叫我们去新房叫爷爷回去吃饭。“公公,回去吃饭啦!”我们在下面大喊。“噢,你们先回吧!”爷爷在上面应着,我们就屁颠屁颠地跑回老屋去。
记不得过了多久,我们搬进新屋去了。但仍常跑去老屋玩,娇娇姑姑那儿也和原来一样,几乎每天都去。牛,现在是老牛了,也一起搬去了新屋。
新屋挺大,有了单独的厕所,牛栏,鸡栏,有了新电视,新衣柜,新床,老屋的东西也大都留着。新屋前面有一小块空地,砌着一面矮墙,墙下是鸡鸭的地盘。再上面有一条小河,水挺干净,夏天我最盼望的是去那儿洗澡。
爷爷奶奶一如既往地干活,我一如既往地跟着奶奶。
2009年的9月1号前夕,妈妈回来了。这次她是要接我走,去城里上学。我很慌张。我几乎从来没有离开过奶奶,离开过老屋与那头老牛。可我不得不离开了。即使再舍不得,再难过,我终究要走。
一直到现在,想到奶奶我都会抑制不住地流泪,只不过已经不那么强烈。几年前刚离开奶奶的我,都不敢给奶奶打电话十全食美。一听到奶奶的声音,lol商城打不开我就开始哽咽。每次回奶奶家,我都希望妈妈能临时有些什么事,好多留几天。可这种情况一次也没发生。
我学习的动力,很大一部分来自奶奶。奶奶跟我说:“果崽要加油读书,以后考个好大学,就不用像奶奶一样苦了,看奶奶等不等得到那一天了......”我强装笑容,有意转移了话题。我明白了奶奶所说的苦。我不想奶奶死。还记得有一次有个人家死了人办丧事,我和哥哥姐姐站在一旁看着,不知是谁问了一句:“你们说,要是奶奶死了我们会怎么样?”“会哭死吧。”我说。
我知道奶奶总有一天要走柳焚余。即使我再舍不得,再难过塞波加大公国,也终究要走。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生死离别,谁都一样。我们不能违背自然法则,但我们可以让离别变得美好一点。我希望奶奶走时,可以走得没有遗憾。所以,我要好好读书。
我长大了,奶奶老了。老屋老了。老牛,也老了。昔日强壮的爷爷现在已不能干重活,奶奶的头发已花白。老牛过几年,也会被杀吧,12岁的牛,很老了。老屋也会被拆吧王笑菲。海子说,我们最终都要远行,最终都要与稚嫩的自己告别。告别是通向成长的苦行之路。现在,我离开奶奶已不会哭了。不是不难过,而是我知道,我必须学会告别。
对待告别的最好态度就是,好好告别。(指导老师:赵智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