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平野绫回味葡萄(散文)-豫电视角

作者:admin 2018-02-05 10:29:07 标签:
回味葡萄(散文)-豫电视角

不知道是否因为它精致圆润的外形,晶莹剔透的色泽,还有鲜美酸甜的味道,在所有的水果中,我最喜欢食用葡萄。大凡个人喜好,认真探究过往,应该有迹可循。lol平野绫

已过知天命之年,工作稳定欲海狂龙,衣食无忧,偶尔满世界走走,潇洒一回,放飞思想情致于高山流水、古藤霞霓,但幼时的艰辛总不能忘却,也不敢忘却。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生于豫中紧挨京广铁路的一个村庄,兄弟姐妹六人都市水神,只靠老实本分的父母汗水摔八瓣挣工分养活,自幼家贫。
夜晚点灯少了煤油,不定哪天炒菜没了咸盐,只有在麦收后和过年时才能吃到白面膜,闹春荒吃不饱饭、块儿八毛的学费交不上曼走纪录片,董翠婷也是常有的事憨憨牛属性。农忙时节,姐姐无例外会被父亲拉着到地里做活,初中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一来二往,渐渐的就辍学了刘玄真。乡邻们的日子大致也是如此。衣食饱暖成了问题,像葡萄这样的水果,对于我们这些孩子来说更是稀罕之物。不像今天,小贩们门口吆喝一声,舀上两碗小麦或者包谷,换得各色瓜果桃杏,可吃个够。

在记忆里武林群芳录,村里人家很少种植果树,只有“小枣树,弯弯枝儿,上面坐个小闺女儿,想吃桃,桃有毛,想吃杏,杏老酸,想吃果子面旦旦”的童谣犹在耳边王台庆。纠其原因,不是被当作“资本主义”尾巴割掉了,就是种了果树,少而稀罕,果子没到长熟已被人摸光,收不上三核桃两枣的,却惹得一肚子闲气。长此以往,原本种啥长啥边边角角的空地,果树近乎绝迹,葡萄藤更是难得一见。
村里往南约莫五、六里,有个农场,农场有个葡萄园。将近八月十五都市炼宝王,园子里的葡萄收完,星期天又赶上没有农活,姐姐就领着我去那里遛葡萄。满地杂草,宽大的叶已经枯黄,枝叶之间,静静的挂着一粒两粒大而圆润的葡萄,或者一小串包谷粒般大小的葡萄仔。没有收净的葡萄无一例外的呈青色,或许正因为此,才逃过了采摘者的视线,成为留给我们姐弟的稀奇。园子里钻来钻去,脸上一道道的污渍,头上沾满了草屑虐妾,能遛得两、三斤葡萄算是幸运。回到村里,一家人分而食之王希利,酸甜的味道,夜晚的梦中依然咂着嘴,似乎吸允甘醇的浆汁。
这就是葡萄给我的童年留下的记忆,它是苦中的甜味,是少年寻觅的眼神,是那个时代乡下人对温饱的期冀不灭星辰诀。
工作在繁华都市,周末总要驾车百多公里回乡下看望年过八旬的父母致命围困,哪怕是到了深夜,父亲也执拗地等着与我一起吃晚饭。父亲双耳已聩两年有余天穹霸龙龙腾,但目光依然温柔慈实,给老宅缓缓流动的日子带来一份安谧,一份祥和。
挑选葡萄,我不要白牛奶,嫌它颜色太淡;不要夏黑,嫌它太过甜腻;不要玫瑰香,嫌它色彩太暗;几乎只要巨峰,而且是一眼望去青里透着少许红润的那种苗洛依。不知道幼时那个农场园子里的葡萄是不是巨峰这个品种,但我感觉果实的体积和颜色大抵是差不多的。家里人见我喜欢这个品种的葡萄,常提出异议,我只能以浅浅的微笑作答。因为我的确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对这种葡萄情有独钟。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宝钺,心中不知多少遍在穷究喜欢青绿葡萄的原因大亚场站,也许那是我对困难岁月的追忆,是对童年的不肯停歇的回味。幼小心灵留下的痕迹,抹是抹不去的,有些痕迹越抹越亮。
所有的回味,都会含了苦涩仙姿物语,生命原本就是如此。只有当你真的在意眼前的暮雨朝云、苍烟落照,真的珍惜来之不易的今天,以及将要到来的每一个日子,回味才有意义,苦涩才有价值。(2018.8.郑州)
作者:于 青
编辑:周 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