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江苏高考语文季 阿 拉 尔 四-新疆兵团卫视

作者:admin 2018-01-18 06:00:10 标签:
季 阿 拉 尔 四-新疆兵团卫视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
每个人对家乡
都有着不同的爱
《文眼聚焦》专栏特邀兵团十四个师(市)的作家一起推出《风景这边独好》系列散文、诗歌,关注在逐梦路上取得的新成就、新变化、新气象、新作为和新面貌。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欣赏一师作家许新杰的散文《四季阿拉尔》。
四 季 阿 拉 尔
作者:许新杰
朗诵:新玥

阿拉尔的春天来得迟,但是恐龙特攻队,这并不影响人们对春天的渴望。细看,道旁的树芽苞,暗红色、浅黄色、紫灰色,都淡淡的,似一个个嘟起的小嘴锋刀剑雨,仿佛很快就会咧开,发出清脆的笑声。
渐渐地,天气暖和一些了楼南蔚,树下有了稀稀疏疏的绿草,从去年的黄叶下露出脑袋,今天冒出两片叶,明天去看,就成了四五片。都怯怯的,用初涉尘世的眼神打量着你,仿佛告诉你,它苏醒了。

(摄影/唐毅)
“草长莺飞二月天 拂堤杨柳醉春烟”这些美词靓句,在阿拉尔也别有一番风味,小草露头、树叶萌芽,走在路上,人们已经开始说着即将到来的梨花节、樱花节、郁金香节……眼前仿佛已经出现了幕天席地的梨花盛开,漫天飞舞的樱花闹春,五颜六色的郁金香亭亭玉立……那些花儿在沉默了一冬又半春之后,一旦盛开,像好客有个性的阿拉尔人一样,有激情的绽放,纯粹而热烈。
这就是阿拉尔,大漠、大河、大雪、大风,连春花的盛开,也如惊涛拍岸般的大气磅礴,丝毫没有那些娇滴滴的小家子气,一开就热闹非凡,一开就不可遏制疯狂手指,一开就惊天动地。这样美的春天,迟中有美,沉默背后,孕育的是独特的力量。

南方的人到北方来,总是嫌北方太干燥。而北方的人到南方去,又不习惯那里太过潮湿。湿润地域滋润皮肤,会让人显得年轻。还记得,十年前只三十出头的我,还被一南方老太错认为是即将退休的老人。虽然被无端的老了二十年,我还是喜欢我们的大西北。

(摄影/牟宏)
像那些怕冷的人,如我,夏天的中午小憩也是要盖着棉花被的人而言,阿拉尔真是好地方。与南方那种黏滞闷热的夏天不同,阿拉尔的热,感觉就像强烈的阳光从天空砸下来,干脆果断,砸得皮肤灼烧般火辣辣的,即使热出了汗也很快就蒸发殆尽,绝没有拖泥带水的黏滞感。而早晚的凉爽,屋里屋外天壤之别,尤其在午夜十一点后出门,在那种伴着淡淡的花香泥土香的凉爽中散步,惬意得着实让人享受。所以会有“早穿棉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的俗语。
这便是阿拉尔的夏天,热便热个火辣奔放,凉便凉个渗透心脾,热辣,狂野,不羁。就像那强壮有力的青年,大步走在前进的路上,风雨无阻,寒暑不休。

晨光熹微,小城几乎还笼罩在将醒未醒的浅梦中。才入秋,清晨穿了毛衣都稍嫌凉。到了正午,阳光却灿烂地真挚而热烈,走在街上,一股股热气侵袭,那毛衣便让人燥热起来。眯缝了眼,仰望那澄碧的蓝天和丝缕的白云,恍惚就觉得又回到了夏日。放眼望去,小城四周暗夜清音,哪一处都是一幅美的风景画。有果园,飘着果香;有河水,缓缓流淌;有沙丘,静静伫立;有胡杨,一袭华美。风声水声枝条摇曳声花凋叶落声,都悄无声息的崔俊浩。

(摄影/杜新民)
这样的午后,若能呆在屋里不用出门陈惠儿,也是绝佳的享受。阳光隔着窗纱,斑驳地洒在房间里。一把躺椅,一杯清茶,一卷书,便能消磨过一个下午。倦了,也可以小睡一会,阳光暖暖地照着,似童年时妈妈的爱抚笼着全身。阳光从屋子的这头移向那头,直至彻底消失2012江苏高考语文。
夜晚,时常听到窗外草坪中传来的秋虫的鸣叫。虫声儿咯咯啰啰叽叽嗤嗤,时而舒缓时而急促,仿佛秋的小夜曲,一直伴你入眠。拉开窗帘,可以看到高远的天空挂着一弯月牙,有时是一玉盘,静静地,它们在深蓝夜空的路上行走。更有点点的繁星闪烁,仿佛天上的路灯,照亮夜归人回家的路。阿拉尔,这座年轻的小城,秋天,安静额勒金德,美丽,富饶,戴帆带着文化的气息,带着希望,稳健走在成长的路上。

如果说有一个城市的冬天,能集响晴寒风大雪沉寂喧闹等于一身的话鸿蒙炼体,阿拉尔便是。
在阿拉尔住惯的人,最习以为常的,莫过于阿拉尔冬天的阳光。阿拉尔的冬天是响晴的。在这里你看不见人身上那种臃肿的里三层外三层的穿着,爱俏的姑娘一袭飘飘的长裙,一条打底裤便可过冬。冬天的太阳,似乎格外钟情阿拉尔这片土地,毫不吝惜自己的温度袁婧怡。人在广场上暖暖的晒着,就想打个盹,那梦里,定然是满眼的红花绿草。

(摄影/吕慧宸)
有风的时候,阿拉尔的冬天才有了冬天的样子,刺骨、冰凉。风也呼啸着,从这个楼群穿过那个楼群,行人就会瑟缩了脖颈掩了双手,呼着冷气说这才有冬天的样子。半晌的冷风后,一副小孩子受了委屈不开心的模样于小诺。这时,阿拉尔人就会开始盼望下雪,开始搬着指头计算上一场雪是什么时候。
雪,常常会在华灯初上的时候来冒牌知县。有时是雪霰,仿佛白沙粒在漫天飞舞,打在脸上,只感受一下冰凉,用手去摸只剩下一点水珠。冬天,塔里木河成了天然的滑冰场,周末大人带着孩子来这里滑冰,有的坐着冰车,有的踩着冰鞋,用各种姿态滑行……不小心摔倒了,周围人都会扶你一把,再叮嘱一句“当心”,每个人的脸上都含着笑。在这样的季节里,可以享受阳光乡村艳旅,可以修养生息,可以计划来年,人们的笑,都是发自内心的。
猛抬头,那干枯僵直了一冬的枝条张琳艺,忽然变得柔软,在风中轻轻摇曳。而那杆上,有了小小的芽苞,沉睡了一冬,终是要苏醒了。
作者:许新杰

许新杰,女,1972年出生。现供职于第一师阿拉尔市塔里木高级中学。业余爱好文学创作,上百篇诗歌、散文、小小说等在省内外报刊杂志发表,二十余部电视短剧剧本被新疆、湖北等电视台采用。
朗诵:陈晓梅

陈晓梅,播名新玥,1997年进入兵团广播电视台成为一名新闻播音员,热爱文学,喜好朗诵。
来源/兵团在线
编辑/卿璟妍责编/贺孜孜 监制/王志明
其他用户还在看↓↓
油画禾木
白沙湖,我为你而醉
秋天熟了
听鸟语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