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蕾欧娜台北四日,跨年,听陈升演唱会,及其他-易小婉

作者:admin 2017-10-03 21:59:19 标签:
台北四日,跨年,听陈升演唱会,及其他-易小婉
2018年12月29日,飞机降落在桃园机场,地面温度15度。
经过了一些波折,终于还是在跨年前夕如愿来到了台北。此行的主要目的是为看陈升的跨年演唱会。演唱会连开两天,我们没买到跨年夜的票,最后定了30号11排靠过道的两张票,因为听说陈升会下场和观众互动,过道的座位是近距离接触陈升的最好位置。确乎如此,陈升唱着《风筝》从我身旁经过的那一刻,是我2018年最接近圆满的时刻。

▲陈升经过我身旁时抓拍的照片
看一场陈升的跨年演唱会是我的梦想。今年是他出道的第30周年,也是他做跨年演唱会的第25个年头。从1988年发行第一张专辑《拥挤的乐园》,1994年举办第一场跨年演唱会,当年27岁的大男孩,如今已是60岁的老男孩。
但男孩的本质不变。看着他一会儿在台上「调戏」年轻的女乐手,一会儿在台下索吻帅气的男乐迷,一会儿晃着脚坐在台阶上苏仨门,一会儿在地上爬行,俨然一副老顽童模样。整整五个小时的演唱毫无疲态,当晚他唱了《把悲伤留给自己》、《路口》、《然而》、《别让我哭》、《恨情歌》、《北京一夜》、《思念人之屋》、《丽江的春天》、《牡丹亭外》……而最让我惊喜的是,返场的时候唱了我最想听的歌,《20岁的眼泪》。在我28岁来临的这个晚上,这是最好的生日礼物。
2018年陈升发了两张专辑,《华人公寓》、《无歌之歌》,前者讲的是他背包旅行的故事,后者是与自己的对话,比2017年的两张专辑多了一些摇滚的气质和轻松的氛围。两年四张专辑的创作量,是当下许多年轻创作人无法比肩的。而和他同时代的音乐人,也早已不写歌,李宗盛很多年没发专辑,罗大佑最近的一张专辑《家Ⅲ》,已是两年前,且评价不高,豆瓣评分也才7.5分。而陈升近两年的这四张专辑,没有低于8.7分的,《归乡》这张更是高达9.2分。
当所有人都在为华语唱片圈唱挽歌,陈升却用一部又一部的作品重回台湾音乐的黄金时代。在这些作品里,你能听到陈升始终没有磨灭的表达欲和情怀,从家国乡愁到个人成长,从民谣到摇滚到流行,不局限于表达,不拘泥于形式。
我尤其喜欢《南机场人》、《归乡》这两张专辑。两张唱的都是乡愁,前者唱的是台湾外省人的乡愁,后者唱的是台湾本省人的乡愁。《南机场人》里有一个一个鲜活的人、鲜活的故事,听着这张专辑,总让我想起白先勇写的《台北人》。
而《归乡》是一部台湾乡土文学史。玩音乐玩了大半辈子,唱了几十年歌,陈升这一次开始唱故乡。《六十一号省道》里他唱,「故乡的影子已渐模糊,省道上最可耻的是孤独」。《阿春》里唱,「离开我们的故乡吧,哪里都会很自由」。《归乡》里唱,「我的故乡她不美,要如何形容她」。《浮云车站》,结尾长达一分半钟的钢琴弹奏,你能从里面听到说故事的人的童年,他的回忆,仿佛台湾某个乡村的山风就吹在你脸上,那是真正的写歌人对故乡的情感与情怀。
有时我走在台北街头,就会想起这些歌。台北的建筑还是30年前的样子,七八十年代的骑楼,在同一个地方开了几十年的老店,南门市场里能见到有阿嬷在包湖州粽子……从牯岭街到宁波西街,从西门町到101,从象山到淡水,我在音乐中、在电影里听到的、看到的路高级炉岩碳,在2018年岁末,在我的28岁,终于能亲身走完。

▲ 台北街头
第一天 台北初印象 西门町及士林夜市

▲ 台北捷运
走出西门捷运站,第一眼看到的西门町是这趟台北之行最初的印象。十字路口车水马龙,行人在骑楼门廊中穿梭,耳旁是机车飞驰而过的声音。我们到的这天下了点小雨,但穿街过店依然不用打伞。
我们从成都路走到西宁南路,再走到昆明街,远远的看到一栋红墙建筑,那是我们即将入住的酒店,一座十几层的独栋大楼,我们进去的时候大堂堆了很多行李,想来大多是赶在元旦前来台北跨年的旅人。放下行李之后,我们开始第一天的旅行。

▲ 西门町入口
西门町总让我想起东京或者大阪,很繁华,店铺林立,有很多的电影院、药妆店、音像店,高低错落的霓虹招牌流光溢彩。而事实上西门町确实设于日治时期,仿东京浅草区所建。

▲ 西门町西宁南路
旧时代和新社会在这里完美融合,你能看到墙壁斑驳的老楼,绿色招牌的旧理容院、老的电影院、卡拉OK、旧书店,也能看到文创小铺、潮流馆、甜品屋、24小时便利店。

▲ 西门町巷子里看上去久不营业的理发店

▲ 西门町的电影院。上世纪40年代是西门町戏院最繁华的时代,一条街上曾连开十几家戏院,至80年代逐渐没落,如今的西门町还有20多家影院。

▲ 西门町最大的药妆店。森田玻尿酸面膜买一送一,只要380新台币一盒。

▲ 西门町某个十字路口
在西门町能看到各种街头表演、电影宣传、甚至游行。各种不同的意识形态在同一天里的同一条街上出现,也是常事。

▲ 台北第二日,在西门町看到的图景。车上还用扩音喇叭大声量地放着《我爱你中国》这首歌。这辆车经过的时候,我的内心很澎湃,但路上很多人都用异样的眼光在看它。而与此同时金玄都,在西门站的十字路口,有不同意识形态的人举着让我有些难受的旗子在游行。就不放图了。
到台北的第一顿我们吃的是牛肉面。位于昆明街上的老牌牛肉面店。店门口很多人排队。我们等了差不多40分钟才叫到号。我趴在透明玻璃窗前,看着店员制作牛肉面,捞面,洒胡椒,舀一勺汤浇于面上,最后放入两片卤好的牛肉,洒上葱花,一碗牛肉面即成。看上去没有多大的技术含量,但380元新台币一碗的台湾牛肉面,卖点主要在牛肉上。

牛肉超大一块,酥烂有劲,牛筋软糯弹牙。我们点的是满汉全席,牛肉、牛肚、牛筋都有,都炖得很烂,肉质鲜美爽口。


晚餐是在士林夜市吃的。

当天晚上开始下起雨来,我们淋着细雨,在士林夜市,从街头吃到街尾。

▲ 在士林夜市吃到的火焰牛,澳洲牛肉,喷枪喷火,瞬间锁入牛肉的鲜味,特别好吃。

▲ 台北臭豆腐

▲ 士林夜市分户外夜市和室内市替死者说话场,室内的市场里也全部坐满了人。

▲ 在士林夜市里吃到的蚵仔煎。

▲ 士林夜市的水果摊。削皮切好的水果用杯子装着,用竹签插着可以边走边吃。推荐释迦果,一种生长在热带的水果,大陆少见,周凯旋乳白色的果肉阳朔花香满庭,清甜可口。lol蕾欧娜

▲ 士林夜市端着卤肉饭在吃的游客。
逛完士林夜市已是晚上十点,下着雨,天很冷,马路上人还是很多。我们打上一辆计程车,准备回酒店。
计程车司机用台湾普通话跟我们讲着台北的美食,他说,士林夜市是台北最大的夜市,但都是游客去的地方,台湾本地人都是去巷子里吃喔……来台北一定不要去饭店吃,要去小巷子里吃。像你们住的地方,那里有好多开了几十年的老店。峨眉街上的烧肉粽,福建小吃路上的美食,内江街快到昆明街的卤肉饭,都是比较道地的台湾味。
「来台湾喔,一定要吃卤肉饭,去大陆就吃不到了。」
「珍珠奶茶,一定要去吃珍珠奶茶,为什么大陆的珍珠奶茶不好吃,台湾的珍珠奶茶,里面的珍珠喔,都是三小时内现做的,超过三小时就不会拿来做奶茶了,所以台湾的珍珠奶茶珍珠都很软糯,来台北一定要去吃这些道地的食物,才叫真正来过了台北。」
我问,那要去吃哪一家店的珍珠奶茶呢。计程车师傅一时间想不起来,立刻打电话给他的朋友帮我们询问。后来他帮我们问到一家店,青蛙撞鲜奶。
像是获得了美食宝典一样,我把师傅的话和路线都记在了手机里,计划第二天按图索骥。

▲ 在回酒店的计程车上看到的台北车站。
第二天 卤肉饭、诚品书店、奶茶及陈升演唱会

▲ 在台北吃到的第一碗卤肉饭,来自成都路上的廖娇卤肉饭。
台湾是一个平民小吃天堂,而卤肉饭是台湾平民小吃之王。无论你走到哪条街哪条巷,一定都有一家招牌挂着「鲁肉饭」三个大字的店面。
台北第二日的行程,从一碗卤肉饭开始。昆明街转入成都路的这家「廖娇米粉汤鲁肉饭」,老板娘廖娇,当地人唤作阿娇,她做的卤肉饭味道浓郁,30新台币一碗,还可以搭配各种小菜。

▲ 远远的看到廖娇卤肉饭的店招牌

▲ 成都路93号,老板娘阿娇在做卤肉饭


▲ 我们点了两份卤肉饭,一碟鱼干小菜易玄算命网,一个金针汤,和一份咸鱼
下一站,我们去寻找台湾烧肉粽。

在西门町转了一圈没找到哪里有卖肉粽,最后在大众点评找到一家台北排名第一的肉粽店——王记府城肉粽。就在附近,离我们300米。

肉粽很大一只,里面有蛋黄、花生、香菇,料很丰富,口感甜咸适中,肉也不油不腻,咬开后和糯米融合在嘴里化成一抹浓香。

▲ 萝卜鱼丸汤

▲ 这个东西叫碗粿,是把米粉打成浆再蒸制成的食物,很典型的台湾风味
吃完我们便去了诚品书店西门店。

▲ 在诚品蹲着看书的头发花白的老人。

▲ 在诚品看到的明报金庸纪念刊。
下午我一个人坐公交车去找珍珠奶茶。计程车师傅所说的那家奶茶店我没有找到,最后来到了南昌路上的这家店,买了两杯黑糖珍珠奶茶。稍甜,味道和我在内地吃到的并无太大差别。没有想象中好喝。

途中坐过了站,却意外的闯入了牯岭街。

不同于杨德昌电影中的灰暗色调,我眼前的牯岭街是一条安静的、没有多少行人的小街道。这里曾经是台北外省人的聚集之地,《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便是讲述眷村内长大的少年之间的故事。

▲ 牯岭街今貌
它也曾经是台北最大的旧书市场,被称为台北人曾经的精神高地。

▲ 松林书局今貌

▲ 牯岭街巷弄内的居民住宅,里面还住着人
晚上我们去101旁边的台北国际会议中心看陈升的演唱会。演唱会八点半开始。提前取了票,然后在101的鼎泰丰吃晚饭。
旁边桌的一位大姐看到我手中的票,问孙晓娆,你晚上是去看演出会吗,是陈升的吗。我说是啊。她说她也是。然后她问,陈升真的被大陆封杀了吗杨浩龙。我说是啊,都听不到他的歌了,这次是专程来台湾看他的演唱会的。

▲ 鼎泰丰外全是排队等号的人

▲ 小笼包,特别精致

▲ 面皮很筋道,咬一口汤汁汨汨。

▲ 银耳汤。吃完小笼包,来一份银耳汤可以解腻,清口。


▲ 鼎泰丰的牛肉面。印象比较深刻的是鼎泰丰的服务生,女孩子都化很精致的妆,穿精致的套装,男服务生都很高很帅。
吃完就赶去看陈升演唱会了。过马路的时候看到三三两两年轻人结伴走入台北国际会议中心,都是和我们一样,去听陈升。
舞台很有复古爵士的feel,营造出小现场的感觉。

▲ 陈升演唱会开场前
陈升从晚上九点一直唱到凌晨三点。开始时话不多,后来就玩开了杰西麦卡尼。和观众一起喝酒,聊一些真心的话。
「祖国母亲把我列入黑名单,我其实没有什么意识形态,只是一个游戏在你身边的一个普通的朋友而已。」
「请原谅我没有特别来宾,因为没有人敢来做我的特别来宾,但还是有个人来了,他看不见意识形态,甚至看不见颜色。」
嘉宾是周云蓬。
想起周云蓬曾经写,某次喝酒,升哥说,「其实我比你更爱中国,我写过《北京 一夜》、《丽江的春天》、《延安的秋天》,每个地方都亲身去体察,很多人在嘴巴上爱,我在作品里爱」。
看上去玩世不恭的升哥,一定也有很多委屈吧。

▲ 当晚陈升穿了一件印花外套,唱了几首就脱掉了,一直穿着里面的白衬衫,唱到结束。
第三天 象山、淡水、101跨年

在台北这几天一直下雨。前往象山的路上,有很多的居民区和社区,在这里能看到台北人生活的真实底色。


▲ 走在台北的各个角落看到的101

▲ 象山脚下的街道。

▲ 台北街头停放的机车

▲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 停在路口的计程车。

▲ 街角的药房。

▲ 在象山脚下的小巷子里吃饭。
有时候随意撞入的一家店,比特意去找的美食,更有惊喜。这家小店便是。小店隐匿在象山脚下的小巷子里,在这里吃到的卤肉饭和蚵仔煎是在台北吃到的最好吃的一家。

▲ 蚵仔煎,煎得金黄,搭配的酱汁原来才是蚵仔煎最精华的部分,比在士林夜市吃的好吃很多。

▲ 卤肉饭,肉汁香浓,肉糜酥烂,我吃得一粒米不剩。

▲ 五香肉卷,店家现做现炸,里面是香肠和洋葱,外酥里嫩。

▲ 香菇赤肉羹,浓郁的奇特的味道

▲ 蒜泥白肉也好吃赵瑛昊。
吃饱饭才有力气爬象山,山路湿滑,我们爬到半山腰便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 在象山顶上拍到的101,因为下雨,云雾缭绕

▲ 上山路上拍到的柳橙,用来做柳丁汁的

▲ 象山上不知名的小红花。
从象山下来,我们坐捷运去淡水。40分钟的车程,坐到终点站。
如果天气好的话,还可以去愚人码头看夕阳。可惜下雨。
他对我说,其实我不想带你去渔人码头,那里有个情人桥,听说去过那里的情侣都分手了。

▲ 淡水车站
淡水车站很漂亮,红色砖墙砌成的的建筑,文艺气息十足。从车站出来几百米就是淡水老街。


▲ 淡水老街
抵达的时候已经夜幕降临,雨还在下,但旅人行路的热情不减。

▲ 淡水老街上卖的红豆饼,寒冷的冬夜吃一份热乎乎的红豆饼是旅人最温暖的治愈。




▲ 淡水老街上有各式各样的美食。

▲ 街边店铺里挂出的贝壳饰品,我在一家文艺小店里买了一个好看的帆布包。
晚上九点,我们开始往回走,准备去101跨年。因为听说晚上有烟火表演。
在台北101孙浩杰,我经历了人生中最疯狂的一次跨年。

▲ 跨年夜当晚
九点半,我们走出101捷运站,看到路边已经有很多人在等晚上的跨年烟火了。
路过台北国际会议中心,有志愿者在发放荧光棒,很多人排着队领取,我们也领了两个。
雨越下越大。我们计划进101逛逛,等晚上的烟火,顺便避雨。一进大门便看到很多游客在中庭里席地而坐,再走进去,走廊、角落全坐满了人,各个国家,老老少少。场面堪比春运。有的人手上端着泡面碗,更多人低头看手机。
商场里都是新年打折促销的商品,ZARA的试衣间要排队等候,7-11里的水被抢购一空。我们买了两杯酸奶,一罐桃子味的鸡尾酒,抢占了一个座位,坐下休息。
十点多,101开始清场。所有人走出大楼,涌上马路。我们才发现道路已经被封道了,没有一辆车通过,马路中间全是人。
我们被人流推着走,没看到有民警维持秩序,但场面并不混乱。走了大概几分钟,听到音乐声,以为是什么商业演出,后来看到很大的舞台,才明白过来,是台北的跨年晚会。主持人是黑人和天心。等我们走到可以看到舞台大屏幕的时候,听到接下来出场的是张惠妹。所有人欢呼尖叫。
谁能想到台北的跨年演唱会舞台就搭在市政府大楼前,观众席是市府路和与之相交的几条马路呢。

▲ 当晚阿Mei唱了整整一个小时,图为她唱《我最亲爱的》时刻。
新年倒数的时候,所有人视线转向101大楼,烟火燃起,每个人对身边的人说新年快乐,恋人相互拥抱,亲吻。
要有多深的缘分,才能一起看烟火。烟火很美,也很短暂,但短暂才真实汕大树洞。
谢谢这座城市疯狂的仪式,让每个孤独的人都有了可以狂欢的理由。
不知道当时陪着你一起走入2019的人是谁。有人陪着一起跨年是件幸福的事,更何况是一整座城市陪你跨年。因着这种陪伴,一路走来的辛苦也算不得什么,仿佛未来更多的夜晚也可以一起走下去。


▲ 跨年夜的烟火
第四天 最后的告别

▲ 临走前在西门十字路口拍的照片
下午五点的飞机,十二点退完房后,我们在西门町买了点东西,吃了一碗阿宗面线,便推着行李箱走入了西门捷运站。


▲ 临走前吃的阿宗面线。店门口超多人,每个人手上都端着一碗面线糊,就站在路边吃。
台北是一个今与昔、传统与现代、历史与现实交织的城市。
我在诚品书店时翻起《1984》这本书,序言里写到为什么一本经典的著作要不断的出新的译本,因为时代的语言在变化,而台湾的语言环境因为曾经经历过断层,所以很长一段时期没有自己的译本。这个断层,便是台湾在日治时代没曾经历过大陆的五四白话文运动。导致台湾如今的语言文字还是遵从旧时习惯,写繁体字,书本从左至右翻。
而台湾经历的文化断层又何止这一个。这片土地上便是一群在断层中挣扎的失根的中国人。
但台湾也走过一段漫长的自我救赎之路。从1979年的美丽岛事件,到1987年长达38年的戒严时期结束,这是台湾走向民主社会的路。
这里有中国的过去,也有中国的未来。

▲ 到台北第一天便去了中正纪念堂。
到台北第一天,在中正纪念堂的文化馆里看到了台湾人民为自由民主所做的抗争和努力。让我惊讶的是,时间轴里标志的重要事件,不止有台湾省内的民权运动,更有台湾人民对整个中国的民主事件的关注与发声。
所以走出中正纪念堂,我来到自由广场前拍下了下面这张照片。

▲ 象征着自由与民主的自由广场。
台北很多的街道是以大陆的地名命名的,重庆南路、宁波西街、南昌街、昆明街……以东西南北划分,这些地方在大陆的哪里,他们就在台北的哪处。
有点遗憾,行程匆匆,没能来得及去探访眷村,那份时代的乡愁,只能在那些标记着熟悉地名的街道里去寻找。

▲ 第一天,在中正纪念堂前留影,带着一颗开放的心。
从大陆到台湾的路程蝶衣原型,是2个小时的飞行时间,从台湾到大陆的路,是半世纪的沧桑,那条漫漫延展的「归乡」路,不知何时能走完。
易小婉
微博@空中的梦想家小婉
网易云音乐电台 | 小婉的民谣与诗
出版作品《今天的孤独,是明天的祝福》
《现在我有多爱民谣,过去我就有多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