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560-4张一定:永远的q君-天山月

作者:admin 2019-06-02 16:18:35 标签:
张一定:永远的q君-天山月


伪凯旋归来的我受到站里战士的欢迎,问暖嘘寒让我感动万分。 给领导上交了清白无辜的值班营证明书回到寝室发现不多的家当洗得干干净净铺理得井井有条,诧异中大东,立生坏笑说艳福不浅哦!有姑娘伢帮你把家当都洗了哦… 我立马就知道应该是畜牧站的q君了。地窝子里的一封鼓励的字条和三包雪莲烟让我肯定是她帮我整理了内务洛阳李浩案。提笔写了感谢的便条并致以革命敬礼托人送去高宇桥 。心里还是有些嘀咕着的,q君到底是谁,她们畜牧站也去了有七八个姑娘,真不知是哪位了。 大东立生说好像是上海知青,个不高,好像做起事来风风火火的,于是我第一时间想到了在值班营食堂打饭时那个全身武装个头不高的女孩。 没几天后的休息日时,q君来站里了,带着一小男孩子的到来。q君个不高,江南人特有的小巧玲珑,穿着打扮十分得体陈鸿梅,上海姑娘的浓缩充分体现在她处。很自然的先去了上海老乡那里玩耍了一下,也很自然的来了我们的宿舍。 q君是六六年上海来的知青,初二时听了新疆兵团的招生大会李玥敏,毅然决然的报名支疆且动员了隔壁的小男孩一起来了。 结果这样的举动让她很风光了一阵,当时优秀的入了团来疆的路上当了中队长。到141后分到了畜牧站也当了个班长,隔壁的小男孩也一直伴随着她,听说单位也很重视她,一直培养着她向党的光辉灿烂着。 q君家出生好,正宗的上海工人阶级,父母都是中共都在邮电系统工作。所以q君总给人感觉她有主人翁的气势,侯璎珏风风火火闯九州的格局,天不怕地不怕的干劲。 文革中好像还担任了什么职位,代表着知青的那一份责任。慢慢的生活,工作,人文,罪与恶的各种表现让她徘徊,漠然,lp560-4无奈,,, 我在值班营的禁闭不知怎么又引起了她的正义同情心,许是看我文明礼貌的每每让女士优先的举动断定我是一个好人吧。 她的接近让我十分惶恐,平常我对女同志是打击讽刺取笑无所不能的,真正一个怀揣着善良纯情的心境面对我时突然就无措就呆慌了。 谈工作谈生活谈各自的家庭谈黄浦江谈江汉关,慢慢放松着慢慢语言活跃了起来。她鼓励我向上努力,我支持她保持工人阶级的优秀向党前进,,,谈话每次都是在革命中进行着直到那小男孩催她回去结束。 不久站里的上海女同事告诉我说q君托她来问我愿不愿意和q君的关系再进一步,q君是认同的。 说实话我的处境我的身体我的一切的将来都不可能让我有这种可能性,虽然她很优秀很善良纯情很天真,她的前途应该是光辉灿烂的,至少在那个时代。 我的卑微出生绝不可以让她的前途成为一个障碍,这个大是大非决定性的问题不是感谢雪莲烟的容易,不能为此贻害了她的一生。我没有接受她的提议更感谢她的温暖如春和深秋时刻的菠菜。好朋友是永远的记在心头。 春节过后已是70年了,突然的一天q君又带着小男孩来站里了,我们彼此问候着真心祝福着,q君离开站里时递给了我一个信封,无字,一张硕大的照片静静地看着我,她围着一条很厚重的围巾,斜着身子目视着我,说不清楚的表情和目光美辰香醒,我感觉自己真是无情无义的人。 每次都是她从畜牧站来我们站,我居然没去过她的站里看望她感谢她去的,这对我来说只能这样做也必须这样做,长痛不如短痛的。那时只有黑白的照片我当是小心翼翼的把它夹在了我的相集里默默地珍惜着它祝福着它夏乾良,,, 72年初,我和婆婆确定了关系后,婆婆很快军管了我的一切锦上添花造句,真正享受着快乐单身汉的幸福,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点心细粮安排适当香烟控制供给,一个枕头套的家当慢慢在婆婆的手中富裕了起来。 偶然发现我的相集里的q君变成了笑容可掬的婆婆郑宸,照片依然是黑白的硕大的,婆婆也同样围着一条厚实的长围巾,也不知道婆婆什么时候偷梁换柱了,婆婆不说我不提,毕竟婆婆也认识q君也知道我和她有过事情,只是觉得很对不起q君,那张照片真不知道婆婆把它放在哪儿去了。 72年9月我和婆婆离开了141团,送行的团部汽车站人群里没有q君,但我知道她会来,站里的上海知青告诉了她,车开动时,我看到沙枣树林里q君在挥手,再见,永远的q君,上天佑你一路平安幸福……永远的q君后记:写过在141值班营被关禁闭的来龙去脉。大概有五六天左右的时间,很痛苦。一日三餐警卫员押着去打饭菜,那时支援秋收的还有其他的单位没有走山村奇人传。打饭时总感觉有双眼睛在盯着我,女生的眼睛。 禁闭室是一座地窝子。有警卫员持枪看着我。关禁闭的日子有五六天吧。大概有三次从地窝子的小窗空口里飞进来一包雪莲牌的香烟,一包饼干,一纸条。纸条上写着,挺科举网住,保重身体,相信你是无辜的。落款是畜牧队q。看字体很娟秀,应该是那双盯着看我打饭的眼睛的姑娘。很感谢她,在我痛苦的日子里。 回单位后就有了上面的文章。后来知道她和那小男孩结婚了。很祝福他们的。曾经有人告诉我q君的家庭地址和电话号码。我想不要再去打扰别人了。但q君的那份情谊永记心头。相信好人一路顺风,且行且珍惜。
201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