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ryme是什么意思左耳钉—同人pia戏剧本投稿(菲雪)-君卿居文艺社

作者:admin 2018-09-04 15:18:49 标签:
左耳钉—同人pia戏剧本投稿(菲雪)-君卿居文艺社
《左耳钉》#
#渣攻渣受#
【旧梗新填,多年未见的20题,有车】
【关于我下花女神同人 】
1
江陵遇到下花之前是个特别纯洁的男孩子。
连男生之间的黄段子都听不懂。
他后来知道的一切,都是下花教他的。
他曾经觉得遇见下花是他一生最幸运的事,没有之一。
2
下花比江陵小一岁。
从表面上却一点都看不出来。
江陵看到下花的时候,第一眼觉得这个男生真是帅张思之,第二眼看到了一颗耳钉,在右耳。
他回去百度了一下,右耳耳钉的含义是同性恋或者双性恋。
3
下花这人,跟谁都聊得来,在哪儿都吃得开。
一群男生说笑话的时候,只有下花看出江陵的窘迫,把话题带开。
收获江陵感激的目光,下花笑了一下。
表面笑容温柔,内心却觉得可笑,好傻的男孩子。
4
下花教了江陵很多坏习惯。
喝酒,抽烟,泡吧,甚至去gay吧,都是下花教的。
在gay吧那天,江陵愣愣的问“这是什么酒吧宥溪?怎么……”怎么没有女生。
“gay吧啊综琼瑶之云华。”下花熟练的拿酒。
“gay吧?!为什么带我来gay吧?”江陵懵了。
下花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右耳,耳钉在灯光下熠熠生辉“你不知道么?我是gay。”
“可我……”江陵声音越来越小,藏在音乐声中,听不真切。
“你什么?”下花笑着凑近他,近的酒气都扑在了江陵身上“你别说你不是,我不信。”
江陵没说话,也没说要离开。
5
不知道为什么,下花就是把江陵当成了同类,去哪儿都带着江陵迷情爱恋。
江陵也从不反驳,下花说要去哪儿他就去哪儿。
后来都有人在gay吧开玩笑“下花?这是你媳妇儿啊?走到哪儿带到哪儿?”
“是啊,我老婆,有意见?”下花搂住了江陵的肩膀,江陵红了脸。
没人听到江陵小声说的“不是。”
6
那晚大家玩的很high,酒喝的也特别多。
下花醉了,江陵喝的不多,还清醒着。
“下哥醉倒了。小陵你把下哥带回去吧?”有人跟江陵说,明明江陵比较大物美vrm,但没人看出来。
“带……哪儿去?”江陵问。
“下花没带你回过家?你们还没同居啊?”那人看到江陵窘迫的神色,聪明的停止八卦“出门左转,走几家店就能看到一个旅店,你可以带他去那儿。”
“哦。”江陵比下花长得还瘦小,搀扶着下花磕磕绊绊的3u8950。
7
到了旅店,下花倒在床上,江陵也累了,坐在床边看着下花帅气的眉眼。
想着下花这样睡觉一定不舒服,就爬到他旁边,帮他脱了衣服。
脱的时候,江陵脸一直红红的,他这样,真的很像一个小媳妇儿啊。
他抚摸着下花的眉眼顽强造句,手却突然被握住,下花说“江陵,别闹。”
8
“你……你醒了?!”江陵吓了一跳。
“嗯。被你弄醒了。”下花揉着头笑了一下,显然不太清醒“脱我衣服干嘛?你是不是想……嗯?”
“我没有……”江陵脸红红的辩解着白银之歌,在下花调笑的目光中声音越来越小。
下花撑起身,冲着江陵的唇亲了一下“没有?”
从来没有过的亲热,不知道是因为下花醉了,还是他笃定江陵不会反抗。
“没……”
江陵的话,被下花热情的吻打断了。
嗯,不得不说,下花脱衣服的技巧也比江陵强多了。
9
江陵上衣被脱下来以后刘虞佳,就不再抵抗了。
或者说,他本来就没打算抵抗。
他的手紧紧的抓着身下的床单,任下花在身上胡作非为。
下花显然是个个中老手,很快就把江陵舔吻得迷迷糊糊,身体的反应越来越诚实。
“有润滑剂么林沐然?”下花突然问。
“嗯……什么……没……没有吧……”江陵喘息着,说得断断续续。
“啧,这么心急?东西都来不及准备?”下花笑了。
等江陵意识到下花想用什么来代替润滑剂的时候,他已经被一波波的快感淹没,只来得及用手臂挡住自己的眼睛。
下花低头吻了下他的额头,把他的手臂拿下来,下花说“乖,看着我。”
9
江陵什么都不懂,但他知道痛。
那是一种不能被任何语言形容的痛,他全身都在抖。
他紧紧的抱着下花,下花也不好过,汗滴在江陵身上,安抚着紧张的江陵。
江陵叫得凄惨,疼痛远大于快感。
下花也非常辛苦。
10
后来江陵就晕倒了。
他醒来的时候,下花还在睡。
江陵就撑着胳膊看着他,腰部酸痛,根本动不了。
下花醒来,看到江陵,笑着说了声早,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江陵问“我们算……在一起了吧我不是李连樱。”
下花穿衣服的动作停了一下。应道“算吧。”
那时候,江陵还不知道,圈子里有个词叫419。
11
跟江陵在一起以后,下花没什么变化。
还是抽烟,喝酒,泡吧。
只不过有时候带着江陵,有时候不带。
江陵却很乖巧,什么都听下花的,俨然一个小媳妇儿天字号大纨绔。
两个人也做,做得少,每次江陵都疼哭,每次都草草收场。
到后来,更多的是江陵用嘴和手帮下花解决袁连芳。
12
下花有个家,自己住,从来没带江陵去过。
江陵上次从那个朋友的话里已经隐约感觉到下花是会带伴侣去的,可下花不说,他不敢问。
他也陪下花一起回去取过东西李忠堂,下花却从来没有邀请他进去坐坐。
江陵安慰自己说,没事,每个人都有隐私。
可他不傻,他感觉得到下花开始越来越不耐烦。
13
这天江陵邀下花去看电影,在奶茶店等了半小时下花才姗姗来迟这就是中锋。
下花笑着说抱歉久等了吧,江陵笑着说没事我也刚到。
电影就快开场了,下花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跟江陵说“老婆抱歉,我有些急事,先走了。”
江陵都没来得及说一句注意安全,下花就已经离开了。
江陵攥着电影票,把奶茶一口一口的喝完。
约的人不在,还看什么电影。
江陵把电影票放在桌子上,瞥见下花的座位上有一把钥匙。
江陵见过,是下花家里的钥匙。
14
江陵给下花打电话marryme是什么意思,没人接。
江陵想他可能有急事,反正自己无聊,干脆送到他家里好了。
陌生的小区,从来没有机会来到的公寓。
江陵在公寓门口找地方想把钥匙放好的时候清水珍妮,听到了公寓里面的声音。
讲真,江陵从来没想过这种狗血的事会发生在他身上春川战役。
他没有安慰自己会不会是贼什么的,他虽然单纯,但还不傻,不会干自欺欺人的蠢把戏。
他用钥匙打开了门,声音越来越清晰。
15
卧室门没关,江陵走路很轻,走到门口的时候里面的两个人还在继续。
“嗯……亲爱的……你真棒……”
“慢点……嗯……”
下花粗重的喘息着,却没说话,江陵非常熟悉的身体上,留着晶莹的汗珠。
却不是为他。
里面两个人的位置都不对门,江陵索性就倚在门口看,总算听到几句下花的话。
这样也好,免得他继续妄想。
“我不是故意让你久等的,那个傻小子居然叫我去看电影。”
“谁想去看电影,幼稚。哪有宝贝你好看。”
“他?他的身体宝贵着呢,碰一下都要哭半天,谁会有兴趣。”
“哦,我可不敢提分手,他那么傻万一跟我闹自杀怎么办。”
下花说着,动作没停,突然听到身后有声音传来。
“不会的。”江陵说。
“江陵你……看到了啊。”下花回头,没有掩饰,反正也来不及了。
16
江陵倚在门上,没哭没闹。
他看着下花熟悉的帅气的眉眼,下花好歹没有让场面太尴尬,已经从那个男孩身上起来了。
下花坐在床边,耳钉熠熠生辉暴力仙姬。
“下花。”江陵说。
“嗯?”
“操你妈。”
“哦。”
“分手吧新堂爱。侯璎珏
“好。”
江陵把钥匙扔在床上,扔在了那个男孩身上。
转身就走了。
他们,就这么完了。
17
江陵痛么?当然痛。
下花是他走进这个圈子最初认识的那个人,是他最初的导师,最初的启蒙者,让他确定了性向,拿走了他所有的第一次。
可是呢,下花已经玩腻了,不想继续玩了。
那他,何必强求,尽管眼前已经一片灰暗,仿佛天旋地转,好歹,他留住了最后的骄傲。
那天他磕磕绊绊的离开了下花家,眼前总是晃过初见时下花帅气的眉眼,闪耀的耳钉。
等他回神的时候,已经在打耳钉的师傅面前。
师傅问他,小伙子,你要打哪个耳朵,还是都打臂力无限?
左耳吧。
左耳有什么寓意么?我看不少小伙子都打右耳。
没什么寓意,就为了个人。
18
这事已经过去很久了。
江陵因为打了耳洞,戴了耳钉被家人骂了一顿。
不过左耳耳钉没什么含义,他又坚持是因为好玩,所以家人也就没追究什么。
后来江陵就离开这座城市了,没什么原因,不想留在伤心地。
19
本来江陵已经想不起这事了。
可是今天突然被人提起。
“嗯……陵……轻点……嗯……你耳钉……嗯……好漂亮……”清秀的男孩子呻吟着说。
江陵笑了,动作不停,却放缓了不少。
“这种时候还有心思分神?”
“嗯……不是啦……真的很漂亮嘛……为什么……嗯……要左耳?”
“左耳好看啊。”
“我不信……嗯……他们都打右耳的……”
“为了一个傻逼。”
“什么……嗯……陵……慢点……”
江陵没有给他多问的机会,动作越来越用力。
20
遇到下花,不是他的幸运,是他的劫。
他受了,过了,解脱了。
只有左耳的耳钉还留着,不止为下花,还为纪念最初的他。
那个单纯的,傻傻的,一心一意的,被伤的很重的,最后落荒而逃离开那个城市的他。
下花,
我曾经傻到,为你从此左耳多了一颗耳钉。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我现在已经,不爱你了。
——
菲雪。
一天到晚闲着没事就喜欢瞎码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