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htype6.0回眸“山西王”阎锡山:一位真正的和平军阀-山西大小新鲜事

作者:admin 2018-01-25 17:31:26 标签:
回眸“山西王”阎锡山:一位真正的和平军阀-山西大小新鲜事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方的蓝色字体“山西大小新鲜事”,再点击“关注”,这样就可以每天免费收到山西人都在找的精彩文章了!龙一仪记住,是完全免费的,请放心关注
美国《时代》杂志这样介绍“山西王”:“他是一位真正的‘和平军阀’,这是他多年来的第一次战争,因此,上周公众的兴趣和同情,都集中在这位伟大的、长满胸毛、操着浑厚嗓音的阎元帅身上。”
一位真正的和平军阀
他同时创建了包括采煤、采矿、炼焦、冶金、电力、机械、化工、建材、毛纺、皮革、面粉、火柴、造纸、印刷等厂矿的西北实业公司;整顿了山西省银行,新设了铁路、垦业、盐业等银号及其实物准备库,发行钞票;总资产达到2亿银元。
以治国之策治理山西超级魂晶,锡山回山西后,他提出“十年建设”的口号,想在经济上维持割据。他还向下属广泛征求意见,反省过去。他悟到:兵力再强,无政治理论基础也是不能成功的。
第一次战争
第一个出现在美国《时代》杂志封面上的中国军阀是吴佩孚。第二个是蒋介石,第三个是冯玉祥。1930年5月19日的封面人物,轮到阎锡山——他是一个多月前爆发的中原大战的主要发动者。

▲阎锡山像东山翔。
这次内战历时5个月,冯玉祥的西北军、阎锡山的晋军、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军等几方共投入兵力110多万,主战场在山东、安徽、河南、湖北,波及20多个省,死伤官兵30余万,是中国近代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内战。
《时代》这样介绍“山西王”:“他是一位真正的‘和平军阀’,这是他多年来的第一次战争,因此,上周公众的兴趣和同情,都集中在这位伟大的、长满胸毛、操着浑厚嗓音的阎元帅身上。”
能成大事业,难得大机缘
阎锡山的炮兵司令周玳在解放后回忆:“我们跟随阎锡山较久的人,都摸透了他的脾气。他是‘钱鬼子’出身,算盘打得最精,总要把敌我双方的力量,放在戥子上称了又称,只有在自己的力量大大超过敌人的时候,他才会明白表示态度;不然,他照例是八面玲珑,决不贸然得罪人的。”
民国人士孟默闻回忆说:少年时代,同学间对脚踏两只船的人常用“你这阎锡山”戏称报告典狱长。
不肯轻易亮底牌的阎锡山为什么北伐时期拥蒋而后来发起反蒋?很简单,蒋介石的北伐在1928年以成功收场,成为取代北洋军阀的“新贵”。与李宗仁、冯玉祥、阎锡山分地盘的目标不同,蒋介石更具备肃清异己、统治全国的野心。
1928年底的西山会议,众军阀聚首,蒋介石、冯玉祥、阎锡山并排而坐,留下现代史上一张重要的合影。会议最后,蒋介石突然提出“编遣”,即裁军,会场空气立刻紧张起来。
蒋介石说:战事基本结束,今后进入建设时期,中国的经济无力负担如此庞大的军费,必须精兵简政。各集团军中质量较好的,应当编成若干师,作为中国的国防力量;老弱残兵则当遣散。蒋想趁机削弱各集团军兵力,等待时机各个击破——各军阀心知肚明。
周玳陪着阎锡山参加了南京煦园的编遣会,记下了各派明争暗斗的细节。会议初步商定:总盘是42-44个师,蒋介石独占16-18个;阎锡山分得第3集团军8个师,冯玉祥是最大的输家。
回到太原的1929年2月16日,正是阴历除夕。这个年,阎锡山过得比较纠结。
阎锡山想反共,毛主席只用16个字饮食奇趣录,mathtype6.0就让他断了念头
在抗战发初期,被称为“山西王”的国民党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原本与八路军没有摩擦问题。那时,日军大举深入山西腹地,举国上下团结抗日呼声高涨,在山西经营日久、身家性命俱受到严重威胁的阎锡山,与八路军虽不是真心团结,却是真心合作抗日。

▲阎锡山故居
当山西新军配合八路军在敌后创建抗日根据地,打击并钳制敌人,稳定了山西局势之后,阎锡山认为共产党的影响超出了范围,危及了自己的地位,便开始从合作抗日的立场一步步倒退。
1939年底,国民党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时,阎锡山一马当先,悍然突袭共产党领导下的山西新军,发动了十二月事变。迫于形势,山西新军奋起还击。经过一个多月的战斗,山西新军在八路军的配合下大获全胜,阎锡山手中的旧晋军损失惨重。
在这种形势下,党中央、毛主席把“朝廷命官”萧劲光推到前沿,“罢兵而致礼”,做团结的工作。1940年1月底,萧劲光致电阎锡山,表示愿意出面调解新旧军冲突,使山西恢复团结抗日的局面。
2月20日,萧劲光以新军领导人的名义再次致电阎锡山李安琦,申明利害。电文指出:
三个月来,山西内部阋墙之争,中外惊疑而敌拊掌。而演变所极,尤属痛心,盖我为鹬蚌,人为渔人。此渔人者不但有一日本帝国主义,更有一顽固势力。彼挟其地位以临吾人,企图挑拨我新旧两军,取其两军而置其囊中,先取其一,使钧座陷于孤立,续取其二,使钧座陷于绝境。然后分之裂之,摧之折之,而晋绥军尽矣。设此企图而能实现,非单抗战不利,钧座不利,新军不利,即旧军同人亦绝无所利。为今之计康敏扮演者,亟宜有钧座调和,新旧两军重新团结梁小友,一致抗日。两军虽一时以兵戎相见,然新军全属自卫,绝无成见。苟利抗日,无不服从钧座之指挥,想旧军同人亦必不固执己见。钧座一纸团结之令,则和协之局立现,抗日战线重整于三晋之间矣。一波忝受知遇之恩红海魔影,心所谓危,不敢不告。敬祈速决大计,俾有遵循,大局幸甚。
函电发出后,于2月25日,萧劲光和中共华北华中工委秘书长王若飞带着毛泽东的亲笔信,到宜川秋林镇与阎锡山进行谈判。

▲阎锡山像。图源网络
此时ca4102,阎锡山实力部队已不多,初次见面不免有些尴尬。萧劲光、王若飞仍异常客气,以礼相待。王若飞首先递上了毛泽东的亲笔信。毛泽东在信中明确提出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神薙,我必犯人”的原则。阎锡山看后直摇头,说:“这最后一句是否太硬了,是不是可以改为‘我必自卫’?”萧劲光断然拒绝:“信是毛主席写的,怎么改?关键不在怎么说,而是要看怎么做。没有人搞摩擦,也无须自卫!”
接着,萧劲光具体阐述了中共中央关于新旧军团结拥阎抗日的主张,建议双方停止军事行动和敌对宣传;新军仍属晋绥军序列,不接受蒋介石方面的改编;实行阎锡山提出的《民族革命十大纲领》,统一于进步;恢复电台联络和人员往来。
这时阎锡山已无路可走,当即便表示接受中共的主张。随后,达成了不再进攻八路军防地和陕甘宁边区的协定,并同意双方派代表具体协商划分防区和兵力协同等联合抗日的细节问题。
回到延安,萧劲光与王若飞一起向毛泽东汇报了谈判经过。讲到萧劲光拒绝阎锡山修改“我必犯人”的要求时,毛泽东满意地说:“好徐凌晨,坚持得对买鬼回家,就是要‘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一个字也不能改。”

▲阎锡山像黄剑鱼。
此后几年里,阎锡山的反共活动收敛了不少徐恭藻。在蒋介石掀起的第二、第三次反共高潮中,阎锡山再没有轻举妄动晋血,基本上保持了中立。
对国民党阵营中能够以抗日大局为重的中间势力,萧劲光按照毛泽东“要采取团结、争取政策”的指示精神,努力做团结的工作。国民党政府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邓宝珊,驻守在陕甘宁边区北大门榆林地区亦勋。早年孙雅君,他与共产党创始人李大钊交往甚厚,和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的人员关系也不错。萧劲光对邓宝珊非常尊重,时常借助邓友梅探亲的机会,传递讯息,沟通情况,密切双方的关系。
据有关资料记载,从1938年底到1944年春,国民党顽固派在陕甘宁边区制造的摩擦事件,武装进攻二百七十五次,抢劫骚扰四百五十七次,暗杀、诱逃、拘捕边区党政人员二百九十五人次。
由于萧劲光遵照党中央、毛泽东制定的“有理有利有节”的方针超级警官,巧妙应付、妥善处理,有效地团结争取了中间力量布伟杰,孤立打击了顽固投降势力,使陕甘宁边区虽深陷国民党顽固派数十万大军的重重包围之中,却稳如泰山,生产学习秩序井然,成了全国各抗日根据地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坚持进步、坚持抗战的模范,成了名副其实的全国抗战的大本营关东太阳会。
山西老乡点下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