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乐多益力多大雪封路,也想在这里遇见你。-具象巨像你

作者:admin 2019-07-14 09:45:19 标签:
大雪封路,也想在这里遇见你。-具象巨像你

-
2018年1月7日,12点32分,D5716次列车,03车厢,坐次18A、18B、18C,一个行李箱、两个双肩包、三个人。
这是毕业旅行,这是告别,是遇见,是放手,是还愿。"毕业后,我们去滑雪吧!"这一句不知出处的话陈知非,成了R、W和我,我们仨儿,整个大学时光里共同的信仰和向往。W和R是我大学室友。W是一湖南妹子,个子不高,看起来萌萌的,但是相处下来,的确又可称得上是"辣妹子",爱憎分明,执着又勇敢。W特爱旅游。大一那会儿,作为师范专业,学院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每节课之前都得抽几个人上讲台讲点啥,俗称"课前三分钟"。轮到W时,她就顶着她那张相当具有欺骗性的脸上台,讲了讲她16岁那年瞒着家人朋友,一个人背着书包带着她的压岁钱坐了几天几夜的火车,还是硬座马澜菲,一路向西,奔向祖国西藏,一睹祖国大好河山的故事。这故事拉风又带感,成功引发了当时咱们班所有人的羡慕和惊叹。
当然,也包括当时显得怂怂的我。这故事一时爽,结局对W来说,还是挺悲催的。
因为先斩后奏以及"胆大妄为",W被家里关了两年禁闭,不让出去玩了。
对于一个爱旅行的人来说,这无疑不是悲催的。不过,秉承着"你留得住我的人,却留不住我的心"的理念W早已暗戳戳开始筹备下一次旅行了…而事实也证明,W是真爱旅行,跟我们讲完疯狂的西藏之行后,W又辗转去了厦门、杭州、满洲里…或许很多人想说:那她家挺有钱的吧,我要是有钱,也可以这样。事实上,并不是。有钱的时候存下来,等它慢慢汇聚成下一个目的地。没钱的时候做义工,在假期的时候,一路工作一路旅行。大学期间,作为她室友和朋友,我亲眼见证了她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向世界各地、怎么一点一点在构建自己的小世界。我欣赏她的勇敢和坚韧,这是W。
-
R呢,讲起她,我的脸上就泛起微笑。一方面是温柔的笑,一方面是想骂点什么的那种微笑。
R是一个温柔的女孩子。
事实上,我从来没有在她面前讲过她很温柔,因为那不是一般的温柔。
是那种比我更加细腻的温柔。是那种讲了她又不信的温柔。我很了解自己其实是一个矛盾的人。
大多数时候的我,是一个随和爱笑懂礼貌的小仙女,骨子里却是一个孤僻叛逆又固执的小泼皮慈急医院。很少有人能够明了并接受孤僻和固执才是我的本性。所以更多的时候,我是Alice,是那条终日歌唱却因为频率不同而不被听到的鲸鱼。但缘分这个东西吧,很奇妙。我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和另一条叫做Alice的鲸鱼撞上频率。R就是另一个Alice。刚刚过去的2017年,是在我有限的生命里,格外长、格外难熬的一年。我好像得到了什么,随即又失去了什么。期间种种,就不再赘述了。但好在有她亚伦卡特,陪我走完了这个过程。(当然,还有挚友,老刘夜栈。)在我因为话不由衷而郁结的时候告诉我:这不可以。在我因为那些什么失眠的时候问我:要不要去吃饭,要不要去散步。…
R呢,还是一个苗族姑娘。大一那会儿,R总想家,刚刚放下行李箱就说"我想回去"的那种。我无语又头疼,就试着带她玩儿"拖板车",打算分散点她的注意力,没想到她真吃这套,没过一会儿就乐呵乐呵地在我床上睡着了…于是,我们和扑克牌们一起度过了我们的"初夜"。让我露出想骂她的那种微笑的是因为我和她认识后多了一二十个绰号。微笑脸。这是R,相爱相杀的R。

那时也不知是我们中的谁,也不知是在什么样的情景下,提出了"毕业滑雪"的倡议,只记得当时我们几个一拍即合,聊得热火朝天。几个人还在心底小心翼翼地腾出了一方地,来存放这个梦。写到此处时,我不死心的撞了撞旁边躺着心无旁骛刷手机的W。
"桥,当时是谁说来滑雪来着??"
"不记得了。"W眼皮都没抬一下回了我一句。嗯…反正,明天就要去了,是谁提议的不重要了。我们好像什么都记不清了,但又清晰地记得这个约定还有满腔热血的我们,我甚至还能清晰地回忆起当时我们几个儿憧憬着毕业后一起旅行时闪闪发光的神情。
但别的,因为时间太久的关系,都好像已经模糊了。

2018/01/08遇雪
本次旅行的第一站,我们定在湖北宜昌市。事实上,当我们在站到宜昌东站的出站口时,我们还不知道下一步要去哪儿彭雨菲。打了出租,只说让师傅往繁华地带开。路上我们询问师傅滑雪的事宜,得知可以去神龙架或者就近的八达岭。
师傅建议我们去神龙架,因为八达岭都没有雪了。
(我们:震惊脸,滑雪场没有雪???)吃过晚饭后我们又叫了车,准备去酒店休息,路上也问了滑雪的事宜。
师傅说神龙架因为大雪的原因养乐多益力多桐敷沙子,封路了。滑雪场没有雪,大雪封路。接受了双重打击我们一时有些懵,如果不能去滑雪那我们该去哪儿呢?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我们有点不知所措。踌躇了一会儿,我们决定先给宜昌市游客中心打电话咨询一下。
经过了长时间的谈论以及和旅行社的工作人员沟通安全和安排细节,最终确定了行程——上山,去神龙架。

此行必经之路是一条盘山公路。从宜昌市区到神龙架原本需要五个小时的车程,由于大雪的原因,山路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雪,导游粗略估计需要五个半小时才能到达。

车在蜿蜒的山路上试探蜗行,窗外漫山遍野的雪几乎要将我们吸纳其中,我却隐隐觉得有点兴奋。

而此时,由于天气的原因,车窗上都结了一层薄薄的冰,窗外不得见,只隐约看得见一团朦胧的光。有人拿出纸巾擦拭车窗,接着,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大,安静的车厢随着那团光亮的升起逐渐沸腾。我也想用些什么将结冰的玻璃擦拭干净,但总是徒劳无功,天气实在是太冷了,刚刚开辟出一点点小小的明亮就又马上重新覆盖上了新的朦胧。"我来帮你"邻座善良的姑娘啊,可能是看出我的急切,拿出她的小手直接铺盖到冰冷的玻璃上,企望用手温融化它。我不免觉得有些感动,在冰天雪地里,我感受到了由衷的暖意。
大巴在山间行走了整整六个小时才到达我们住宿的地方——木鱼镇。

我们在这里简单用餐后,就回酒店休息了,为第二天的行程储备体力。


六点钟,起床。出发去滑雪场。
神龙架总共有四个滑雪场,我们去的是叫国际滑雪场。
国际滑雪场离我们歇脚的木鱼镇还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于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又踏上了熟悉的盘山公路之旅。
车行驶了将近四十分钟时,司机师傅突然熄火了。"不能走了魏晓南,车打滑,我下去铺防滑垫。你们可以下来透透气。"话音未落车上一阵欢呼。我们像放归山岭的麋鹿。撒开了腿,在雪地里狂奔。

我一时找不着北,走错了路,被逼到车身与雪地的夹角里,差点掉进半米深的雪地里;在掉下去之前被一个陌生男孩一把拎了过来…那一刻我觉得自己仿佛是一只小鸡崽儿..."车打滑"的时机刚刚好,我们下车时太阳刚刚爬上山头林振发。没有了朦胧的车窗的遮掩,美景直接撞进我们的眼底,耀眼的光芒和洁白的圣雪相交辉映,美不胜收。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觉得此刻真好。

到达滑雪场时,太阳已经高挂云霄。
做好准备工作后林静恩,我们便向内场走去。
几个人抱着沉沉的护具穿过长长的走廊。
跨过大门,一望无际的白和“雪山”映入眼帘,耀眼的阳光经过雪的反射变得更加的刺眼。

我呆呆地站在那儿,一时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有开心、有茫然,很是复杂。
没等我“感秋伤怀”多久,我的“灵魂”就被“不速之客”召回了。是教练。
他过来只告知了我一些正确的摔倒姿势,确保我不会受伤之后,就催促着我“上路”了。
我将滑板卡到雪靴里,就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了,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做着心理驻防。
教练又说:学不学得会,就看这一摔了。(黑线脸,您能不讲话吗?)
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大约四十度的雪坡,说高不高,但对于新手来说也不矮。
我迟迟未动,也不说话,因为滑板的运行速度我还不是很清楚,也不确定自己能否在高速滑行的过程中摔出“正确姿势”。
于是我一直在头脑中默默地计算着我该以一种什么样的角度摔倒既不会受伤又姿态优美。
我在头脑中计算了三分钟后,没算出来。
算了。
“走了”留下这两个字我就将手杖插进雪地里,双手往后一撑,滑了下去。在摔倒之前,我想我自己一定很酷。
如教练所言,摔得很惨。
我躺在雪地里等待支援,却并不感觉疼,只是看着远山还有蓝天,然后,何广位笑了。
摔倒那会儿,我的脑袋里好像有千万种思绪飘过,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只是突然有了愿望实现的真实感。
我在这里。
我说到做到了。
我遇见雪了。

然后
你好,再见。

这里是具象巨像你,欢迎关注。